高通“没有许可,就没有芯片”被判垄断,霸王授权费不准收了?

 新闻资讯     |      2019-06-10 08:49
通信业巨头高通“雁过拔毛”式的芯片许可授权制度,一直让全世界手机制造商饱受盘剥,凭借自身的先进技术和近乎垄断的市场地位,高通的滋润日子过了近20年。 高通,反垄断,高通税,手机设备商 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按:全世界的手机制造商都饱受“高通税”的折磨,前有三星与高通的专利案后有苹果、高通、英特尔三角恋纠葛。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高通收取的巨额专利费让手机厂商亚历山大。如今,美国加州地区法院裁定高通违反反垄断法,手机厂商们终于能喘一口气了。

文章转载自新智元,作者为arstechnica;经转载,供行业人士参考。


通信业巨头高通“雁过拔毛”式的芯片许可授权制度,一直让全世界手机制造商饱受盘剥,凭借自身的先进技术和近乎垄断的市场地位,高通的滋润日子过了近20年。但近日,美国加州地区法院裁定高通违反反垄断法,可能给这样的好日子画上一个句号。

近日,美国北加州地区法官高兰惠(Lucy Koh)对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诉高通一案作出判决。裁定高通违反反垄断法,并利用其技术优势向市场苛求过高的专利授权费用。

判决书中写道,多年来高通对其专利技术的把持已经扼杀了整个芯片市场的竞争,并在此过程中损害了竞争对手、设备制造厂商和终端消费者。高通在新一代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芯片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这意味着这种遏制还会继续下去。

Lucy Koh裁定,高通必须与客户就专利授权许可进行重新谈判,同时还应当避免采取不公平的策略。她强调,高通必须以公平合理的价格向竞争对手授权专利,并且不得与苹果这样的智能手机制造商签署独家供应协议。此外,高通还必须在未来七年里接受相应的监控,确保其能够遵守相关规定。

目前来看,这一判决有可能给高通维系多年的“雁过拔毛”式的专利许可授权制度画上一个句号。依靠这一制度,高通在过去近20年中一直对全球各大手机制造商保持压制性的优势地位,就连苹果也不例外。

2005年,苹果公司联系高通,让后者成为第一款iPhone中调制解调芯片的可能的供应商。高通公司的回应很不寻常:它给苹果去了一封信,要求苹果公司先签署一份专利许可协议,然后才会考虑向苹果供应芯片。

“我在这个行业工作了20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要求。”苹果公司采购副总裁托尼·布莱文斯说。

大多数供应商都渴望与新客户交流,特别是像苹果这样大而有声望的客户。但高通和其他供应商不同,它在蜂窝芯片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这给高通带来很大的影响力,而且高通丝毫不忌惮利用这一影响力。

布莱文斯今年早些时候在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针对高通公司(Qualcomm)的重磅反垄断案中作证时,发表了评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于2017年提起诉讼,部分原因是苹果公司的催促下,该公司十多年来一直受到高通在无线芯片领域主导地位的影响。

上周,加州联邦法官对该案做出了对FTC和苹果公司的有利判决。在严厉的233页意见中,法官Lucy Koh裁定高通的侵略性许可策略违反了美国反托拉斯法。

判决书中将高通描述为一个无情的垄断者。该法律文件概述了智能手机制造商对蜂窝芯片过度收费的近20年历史。高通公司与智能手机制造商签订合同的方式使得那些不遵守高通单方面条款的客户,可能会受到由于调制解调器芯片断供而遭受突然、严重的损失的风险。

“高通公司对某些手机芯片拥有垄断权,并利用这种垄断地位向人们收了太多的钱。”自由市场研究所的专利专家查尔斯·杜恩说。 “他们不仅要为芯片收取更多费用,还要求人们购买专利许可证,对专利许可同样收取高昂授权费用。”

现在,所有这些优势可能都要烟消云散了。在本次裁决中,Koh法官命令高通停止以断供芯片的方式威胁客户。高通现在必须与客户重新协商所有协议,并以合理的条款将其专利授权给竞争对手。如果Koh的裁决在申诉过程中最终维持,就将在本世纪首次为无线芯片创造一个真正的竞争性市场。

高通的赚钱机器堪称完美

 不同的蜂窝网络要遵循不同的无线网络标准运行,这些标准每隔几年就会发生变化。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高通在网络标准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在某些情况下,高通的芯片可以支持主要的蜂窝网络标准。因此,如果一家智能手机公司渴望在全球范围内销售产品,那么除了与高通合作外别无选择。

2010年初,高通公司在Verizon和Sprint在美国以及其他一些海外运营商所青睐的CDMA标准芯片方面具有很大领先优势。高通首席技术官詹姆斯·汤普森在2014年给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的内部邮件中这样解释高通对苹果的优势:

根据法庭文件,汤普森写道:“我们是目前唯一可以让(苹果)全球发布的供应商。事实上,如果没有我们,他们将失去北美、日本和中国的大部分市场,他们承受不起。”

不只是苹果。黑莓在2010年左右也陷入了类似的困境。黑莓高管之一约翰·格拉布斯表示,如果不能使用高通公司的芯片,“如果我们无法提供CDMA设备,我们30%的设备销量将在一夜之间不复存在。”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高通公司与大多数领先的手机制造商都达成了协议,包括LG、索尼、三星、华为、摩托罗拉、联想、中兴和诺基亚。这些协议让高通对这些公司具备了巨大的影响力,高通收取的专利使用费率远高于拥有类似专利组合的其他公司收取的专利使用费率。

高通的专利许可费是根据整个手机的价值计算出来的,而不仅仅体现高通拥有专利技术的芯片的价值。这实际上意味着高通削减了智能手机的每个组件。其中大部分组件都与高通公司的手机专利无关。

苹果公司高管杰夫·威廉姆斯表示:“高通向我们收取的费用远高于其他人。” “我们从未见过如此重要的许可费用与我们拥有的其他知识产权相关联,”摩托罗拉的托德·麦德龙说。

Qualcomm内部文件支持这些声明。其中一项显示,高通的专利许可业务在2016年为公司带来了77亿美元的收入,超过了其他12家拥有重要专利组合的公司的专利许可收入的总和。

“没有许可,就没有芯片”,一言不合就断供

这些高额授权费反映了高通不寻常的谈判策略,即“没有许可,就没有芯片”。除非手机企业首先签署高通专利组合的许可协议,否则就不能购买高通的蜂窝芯片。这些专利交易的条款在高通公司的支持下受到严重影响。

一旦手机制造商与高通签署了第一笔交易,高通就获得了更多的控制权。专利许可协议到期后,高通有权单方面终止智能手机制造商的芯片供应。

“没有调制解调器,我们就无法发货,”摩托罗拉高管Todd Madderom在一份证词中表示。 “即使市场上有一个可行解决方案,但设计替代解决方案需要花费数月的时间。”

这使得高通的客户在专利许可协议快要到期时变得十分脆弱。客户只是试图通过谈判达成更优惠的条款,高通就可能会突然切断芯片供应,更不用说在法庭上质疑高通的专利申请制度了。

“我们对高通讲,我们正在考虑终止许可证制度,”联想集团的Ira Blumberg在审判期间作证。高通的高管对此的反应非常冷静,并表示请便,但如果我们这样做了,就无法再购买高通芯片。

“不要说断供一年,就是断供几个月,对于手机企业都会造成致命的影响,对所有公司来说几乎都是如此。”Blumberg在一份证词中说。

Koh法官发现,高通在过去20年中一再使用这种策略:2001年初,高通威胁要切断三星的芯片供应,2004年,威胁切断LG的芯片供应,2012年威胁对索尼和中兴断供芯片,2013年对华为和联想威胁断供,2015年,对摩托罗拉威胁断供。

苛刻的授权协议:每部手机收一笔钱,不许用别人的

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高通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它如何利用调制解调器对其他公司保持束缚力?部分原因是高通聘请了才华横溢的工程师,并花费数十亿美元令其芯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此外还通过在包含CPU和其他功能以及调制解调器功能的芯片上销售系统来巩固其主导地位。这大大节省了成本和功耗,小型芯片制造商很难与之竞争。

但除了这些技术原因外,高通还与客户签订了协议,使其他公司难以打入蜂窝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领域。

高通公司面对竞争对手的第一个武器是专利许可条款,要求客户售出的每部手机都支付一笔许可费,而不仅仅是包含高通无线芯片的那些手机。这使高通在与其他芯片制造商的竞争中具备了独特优势。如果其他芯片制造商试图在价格上削弱高通芯片价格,高通不怕降价,因为其客户售出的每部手机都要向自己缴纳高昂的专利许可费。

高通的一些许可协议明确阻止手机厂商使用非高通无线芯片。高通将为他们销售的每一款芯片提供一定的折扣。但条件是手机制造商使用高通芯片至少达到85%,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100%时,才能获得这些折扣。

比如,如果苹果在2016年2月之前使用非高通蜂窝芯片,甚至需要赔偿一部分资金。高通的一封内部电子邮件中提到,苹果公司如果在2015年推出一款非高通蜂窝芯片的iPhone,就将欠高通6.45亿美元。

高通公司与其他主要手机制造商达成了类似协议。 2003年,高通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10年的协议,如果华为从高通采购中国市场100%的CDMA芯片,华为的专利许可费率将降低2.65%。如果华为购买非高通CDMA芯片,专利费率将升至5%或更高。

排他性条款挤压下,竞争对手已无生存空间

这些排他性或几乎排他性的条款非常重要,因为企业至少要需要规模化之后,才能顺利进入蜂窝网络调制解调器业务。从零开始设计蜂窝芯片需要数亿美元。而这种设计有效期只有几年,然后会就过时。

也就是说,只有在企业已经拥有一些大型客户的等待供货的情况下,进入这个行业才是有意义的,而只有少数客户能够下订单。

这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苹果非常讨厌依赖高通,并希望培养第二个调制解调器芯片来源。最强大的备选对象是英特尔,英特尔还没有重要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但很有兴趣建立这块业务,2012年,苹果公司已经计划让英特尔为2014年推出的iPad设计一款蜂窝芯片。

苹果2013年与高通的协议迫使其将这个计划暂时放下了。苹果公司的Blevins在作证时表示,“我们在与签署协议后,切断了在iPad上与英特尔的合作”。没有了苹果作为主要客户,英特尔也必须将自己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放一放了。

在苹果与高通的协议到期之前,英特尔和苹果已恢复合作。那年苹果公司推出了iPhone7.部分产品配备了高通的调制解调器,而其他产品则使用了新的英特尔调制解调器。

苹果公司承诺购买数百万片英特尔无线芯片,这使后者能够将资源投入其开发工作中。在与苹果达成协议后,英特尔收购了威盛电信(VIA Telecom),这是为数不多的在高端芯片市场上与高通竞争的公司之一。英特尔需要CDMA芯片才能使其无线产品在全球范围内具有竞争力,而且缺乏按照苹果公司要求的内部开发内容的能力。收购威盛让英特尔加快了CDMA芯片研发工作。但英特尔自己预测,如果没有苹果向英特尔承诺的采购业务,收购VIA在经济上是不划算的。

与苹果公司的合作关系也在其他方面帮助了英特尔。下一代iPhone将采用英特尔蜂窝芯片,促使网络运营商帮助英特尔在自家网络上测试芯片。英特尔还发现,作为苹果的供应商,自己在负责标准制定的组织中有了更大的影响力。

面对诉讼,高通帝国强硬反击

2019 年 2 月 26 日,在巴塞罗那举行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英特尔的宣传视频中出现了“5G”字眼

苹果与英特尔的协议对高通在蜂窝芯片业务中的主导地位构成了严重威胁。一旦英特尔开发出苹果所需的全系列蜂窝芯片,英特尔就可以转而为其他智能手机制造商提供相同的芯片。这将对高通对该领域的垄断地位造成极大威胁。因此,高通公司与苹果和英特尔开战。

由于高通的芯片供应威胁,苹果开始挑战高通的高专利使用费率制度。对此高通的回应是,苹果不能再使用高通的新款iPhone调制解调器芯片,迫使后者完全依靠英特尔的2018款芯片。高通公司起诉苹果公司在全球各地的法院侵犯专利权,而苹果则要求联邦贸易委员会调查高通公司的商业行为。

这一争议使苹果和英特尔处于不稳定的地位。高通试图利用其专利武器库在全球各地的司法辖区禁止iPhone销售。如果它在一个大型市场打赢了官司,就可能迫使苹果就范,迫使苹果购买更少的英特尔芯片,从而危及英特尔的无线芯片业务。

与此同时,苹果依靠英特尔将其手机保持在无线技术的最前沿。英特尔成功开发出适用于2017和2018年iPhone型号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但无线行业将在未来几年内转向5G技术。 iPhone是一款高端产品,需要支持最新的无线标准。如果英特尔未能足够快地开发5G芯片,苹果很可能会在未来站不住脚。

苹果担心后一种情况可能真的会变成现实。上个月,苹果宣布与高通达成协议,苹果支付高通六年的专利许可费。几小时后,英特尔宣布取消5G调制解调器芯片的研发工作。

虽然我们不了解所有的幕后细节,但似乎从今年早些时候起,苹果开始怀疑英特尔是否能够快速提供5G调制解调器芯片以满足自己的需求。这使得苹果和高通这场仗打不下去了,选择和高通达成协议。

“公平,合理,无歧视”授权原则被高通无视

当标准组织开发新的无线标准时,会集中产生一系列专利,这些专利对于实施该标准至关重要,被称为标准必要专利。指定标准的组织要求专利持有人承诺以公平、合理和非歧视性(FRAND)条款对这些专利进行授权许可。专利持有人通常会同意并遵循这些条款,因为将专利纳入标准可以提高其价值。

但高通似乎没有履行其FRAND承诺。FRAND专利应该以相同的条款提供给任何申请许可方,无论是客户还是竞争对手。但高通拒绝向其他芯片制造商授权标准必要专利。

当手机制造商试图获得高通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时,高通通常将这些专利与其他更多专利组合捆绑在一起,其中包括不受FRAND承诺影响的专利,在许多情况下,后者与调制解调器芯片无关。因此,手机制造商实际上不得不为有用的专利付出更高的许可费用。

但没有人能够挑战高通对于 FRAND 要求的实际解释权。高通公司并没有直接起诉其它芯片制造商,因此其现行策略虽然令人发指,但却也让人无可奈何。与此同时,高通公司也在利用芯片供应威胁阻止客户对其许可制度提出任何质疑。

Koh 法官裁定,高通公司并未履行其FRAND承诺并且有违反托拉斯法。高通公司有义务将其专利许可给任何申请方。她同时裁定,高通公司亦有义务在许可当中收取合理的费率,且具体数额必须远低于近年来高通采取的实际费率。高价。

但没有人能够挑战高通对FRAND要求的创造性解释。高通没有直接起诉其他芯片制造商,因此他们没有简单的方法来挑战高通的政策。与此同时,高通公司的芯片供应威胁阻碍了客户对高通公司的许可做法提出质疑。

Koh法官裁定高通公司未履行其FRAND承诺违反了反托拉斯法。高通公司有义务将其专利许可给任何想要的人,她统治着,高通公司有义务以合理的费率率这样做,这一费率远低于近几年高通公司收费的费率。

一纸判决,“没有许可,就没有芯片”已成历史

做出此案裁决的地方法院法官高兰惠(Lucy Koh)

Koh 法官下令执行一系列旨在阻止高通公司反竞争行为的举措,同时要求通过变革恢复市场竞争的平衡。

其中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将高通的专利许可行为与其芯片业务拆分开来。Koh 要求高通不得“根据客户的专利许可状态调整调制解调器芯片的供应方式。”高通公司必须重新协商其所有专利许可,保证不会以威胁方式干预面向任何买家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供应。

Koh 还命令高通公司根据 FRAND条款向其它芯片制造商授权标准必要专利,并在必要时通过仲裁方式确定公平的使用费费率。这些许可必须足够“详尽”——意味着高通公司不得借条款中的漏洞起诉芯片制造商的客户违反芯片制造商的专利许可范围。

第三,Koh 法官的裁定禁止高通与客户达成任何独家协议。如果客户从高通公司购买 85% 或者 100% 的芯片比例,高通也不得提供任何折扣。

另一方面,Koh 法官的裁定对于英特尔来说可能并不够及时。英特尔公司已经于上个月宣布关闭其 5G 芯片开发项目,而其恐怕已经没有精力(或者足够的时间)重启该项目。

然而,Koh 法官最核心的要求,可能是由FTC与法院共同负责实施的七年监督授权。

但首先,这项裁定必须能够在巡回上诉法院当中得到认可。近日,高通公司要求 Koh 暂缓执行裁定,称其将在上诉法院对具体内容进行重审。而在一切真正尘埃落定之前,高通公司的客户与竞争对手恐怕仍然无法松口气。


活动推荐:“5G物联峰会” 

作为信息社会通用基础设施,时下5G产业建设以及发展如火如荼,并将最终带动数十万亿规模的社会经济发展。但5G在正式进行商用化普及应用前的态势如何发展?5G将为哪些领域的变革带来有益赋能?5G将在各行各业掀起什么样的市场风暴?系列问题依然困扰着各界人士。

为进一步深入了解产业发展脉络,理解5G产业现状以及未来趋势,让各界人士更清晰的洞察5G产业发展过程中的机遇点。6月14日,经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指导,由公司联合承办的“5G物联峰会”将于上海虹桥世贸展馆举办。

“5G物联峰会”将特邀政府、学界、商业、投资机构等领域的专业人士,以多领域视角切入,深究5G产业发展脉络,探索5G赋能各行各业的新思路、新方法,供行业内外各界人士参考。活动详情请戳:https://www.iyiou.com/post/ad/id/824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